凯梦

死性不改

我第一次写长评吧。
这篇文我看的感触很深,我在lofter上看了那么多文章,真正给我留下印象的没有多少,这篇可能是给我现实感比较强烈,就是第一次看的时候心也在怦怦跳。文里的千玺性子软,不爱哭,与世无争,单单在知道小凯被打被迫选择分手的时候哭的撕心裂肺;小凯也一样,即使被父亲知道了仍然待在原地等着千玺。文末的两句话就短短几个字,但是那是八年,八年能做很多事,我和闺蜜认识了五年,喜欢了一个男生四年,我总觉得我和我闺蜜好像才认识也没多久,怎么九五年过去了,可是那个男生的四年暗恋却觉得好长,真的好长,现在的我已经放下了,提起他也无感了,但是我现在想想就觉得我当初怎么就有勇气坚持下来了,更何况文中的八年,是真的很爱吧。他们错过了八年,八年来都不好受,小凯想尽办法再回来找千玺,想找回他的男孩,幸好,他的男孩还在,还爱着他,未来还是会很美好的,应该说是很幸运,至少最后他们的家人都松口了,都接受了,爱一个人有什么错,我身边有挺多同性恋的,但是他们活的很自在啊,爱一个人没错的,我自己都是双性恋,但是吧可能我还是喜欢异性多一点,毕竟我喜欢千玺小凯呢不是吗,嘿嘿嘿。人生遇到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人真的太不容易了,真的要珍惜。他们的未来很长,要走的路还很远,但,还好前方不在荆棘坎坷,前方等着他们的是繁花似锦,星辰大海。

森疼:

#看文权当消遣




我爱你  且不想改










车里的气氛很是尴尬。




连续三次被红灯拦下来的时候,易烊千玺终于没忍住透过后视镜望了一眼后座的人。




即使是喝多了酒,王俊凯坐的也不算难看。他翘着二郎腿,两只手搭在腿上,衬衫上头的纽扣解了两颗,皱着眉,半眯着眼。




易烊千玺没曾想会跟他对视,他急忙撤开视线,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,只好又迎上去,干巴巴地问了句:“没睡啊?”




王俊凯依旧望着后视镜,没说话。




车里的温度适宜,易烊千玺的手心却出了汗,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今晚有些过于紧张。


他把手从方向盘上移开,打开了车里的音响。




尴尬的气氛并没有因为音乐而有所缓解,喜羊羊的旋律出来的时候,易烊千玺慌乱地按了下一首。




但是并没有什么用,下一首依旧是儿歌。




易烊千玺有些欲哭无泪,绿灯却在这时亮了,他无奈启动了车,市区里车辆行人都多,他尽职尽责当着司机,再没空去管音响。




他被今晚遇见的人刺激坏了,竟忘了这车是易清母子常用的。






“不好意思啊,”易烊千玺在一连串葫芦娃的歌声中向后座的人道歉,“平常给小孩子听的。”




王俊凯换了一个姿势,半眯的眼睁开,这时候说话了,低低地问了句:“谁的小孩子?”




易烊千玺有一瞬间想说是我的孩子,这种心理他后来想的时候,把他归为与旧情人重逢时的应激反应。


何况这个旧情人还是他主动放手的,多年之后事业没干过他,至少在生活上要胜他一筹,以表明我当时跟你分手并没有后悔,我娶妻生子,过的很好——




“我姐的,易清……”你还记得吧?他其实还想说。但记不记得也都无所谓了。




王俊凯按了按睛明穴,过了一会儿才“嗯”了一声,闭上眼睛假寐。




易烊千玺朝后面望了一眼,关了音响。






车里静悄悄的,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。










这本不是一个重逢的日子。




考核期还剩最后一个月,易烊千玺忙了小半年,好不容易有一晚不用加班,正穿着浴巾躺在沙发上补影片的时候,徐然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


徐然是易烊千玺在大学时的学长,也是他现在的顶头上司。




“……不能叫代驾吗?”易烊千玺无奈的问。




“公司的大案子,就算不是你跟,多认识几个人也是好的,”徐然抬高音量,“快来!”




徐然一个月后要去杭州的分公司,易烊千玺竞争的机会就是他推荐的,半年的考核期,易烊千玺表现优秀的话,徐然现在的位子就会是他的。




易烊千玺当然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。






“……我马上就来。”




暂停电影,易烊千玺换了衣服出门。




八字还没一撇,双方见面也就是认识认识。这次这个案子的客户是徐然一个朋友介绍的,听说是个海归精英,年纪轻轻办事却很有魄力。




喝的最多的是想负责这次合作的小陈,易烊千玺跟饭桌上的各人打了招呼,正想拖着他走,被徐然拦住了。




“不是让你来接他的,”徐然给他使了个眼色,随即提高音量,“王总去哪了?”




旁边人说:“上卫生间了吧。”




“王总不喜欢这里,待会让我这学弟送他回家,咱们几个换个地方继续?”




“继续!”




易烊千玺只好把伏在他身上的小陈重新放在椅子上,等着那位王总从卫生间里出来。




王俊凯确实不喜欢这种场合,但生意人总免不了在饭桌上谈生意。一桌子的人都喝的差不多,他正准备叫助理过来,徐然按下了他打电话的手。




“王总别麻烦了,我有个下属就住这附近,开车稳得很,待会让他送你回家。”




王俊凯挑了挑眉,没有推辞,而后去了卫生间。




他还是给助理打了电话。






王俊凯喝的有些晕,打完电话洗了把脸,回包厢之后以为自己真的喝的不清醒了。




——他似乎看见了易烊千玺。






“王总回来了!”不知道谁喊了一句。




徐然立马拉开椅子站起来,“王总怎么站在那?”说着往门口走,又喊了一句易烊千玺,“千玺,你过来。”




小陈正歪着身子往地上倒,易烊千玺没空抬头,只先把小陈扶起来,让他趴在桌子上。




“来了——”




……






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,易烊千玺想。




大概就像高考只剩三分钟而他的作文还没有写好的时候一样,监考老师说只剩三分钟了,没有填写答题卡的同学赶紧填写,检查一下自己的个人信息……而他还在写作文。




那时候他听不见监考老师的声音,偌大的教室只有他的心跳声,不是听到的,是感觉到的,他感觉到心脏在咚咚咚的跳。




腿软,如果那时候让他站起来,他是做不到的。




他有一瞬间的眼前发黑,全身冒冷汗,手抖得字都写不完整。




——就是这样慌乱的感觉。






易烊千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王俊凯面前的。




就像事过境迁,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一样。




“……千玺也是我大学时学弟,以后有什么事,王总多照顾。”




他被徐然拍了一下,才看见王俊凯伸出来的手。




“好久不见。”王俊凯说。




他的意识慢慢回笼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,也伸出手去。




手心有汗,不知道是谁的。




徐然很是诧异,他两边望了望,惊喜道:“你们两认识?”




易烊千玺艰难地点点头。




“我们是高中同学……”






差点私奔了的高中同学。


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易烊千玺似乎听见王俊凯冷笑了一声。




“那太巧了!”徐然很是激动,觉得已经可以和王俊凯握手寒暄“合作愉快”了。








王俊凯没再说话,他脚步有些乱,但不要人扶。




易烊千玺走在前面,替他拉开后座的车门,“你喝了酒,坐后面舒服。”


王俊凯看了他一眼,眼神黢黑深邃,看得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下。




王俊凯坐了进去,半躺在靠背上,眯着眼睛看易烊千玺系安全带、插上钥匙、挂挡走人,他掏出手机给助理发了一条信息,手搭在腿上,眼睛无聚焦的盯着后视镜,莫名一股落寞的气息。








即使是到路口必遇红灯,半个多小时,钟鼎山庄也要到了。




易烊千玺往后望了眼。




钟鼎山庄是高档小区,他的车在晚上是进不去的。于理,他该问一下王俊凯用不用送他进去,否则徐然也会骂他不懂事;于情……于情他不知道。




车在路边停了下来,王俊凯睁开眼,却没动。




静了大概三秒,易烊千玺打开了驾驶座的门,他在车外叹了口气,又拉开后座的车门,“我送你进去吧。”




可能真有人喝了酒之后是越来越迷糊的。






拉住王俊凯的那一刻,易烊千玺仿佛回到了高中。




那时候他们在一起不久,王俊凯拉他去过生日,从KTV里出来之后还得回学校。




王俊凯喝的有点多,但谁都不让碰,就要搭在易烊千玺身上。




易烊千玺把他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扶着他回学校。一路上他心虚的很,生怕被别人看出来他们的关系,男孩子之间这种接触实在正常,可他就是怕。




以至于他在碰见几个同学的时候吓得把王俊凯推开了。




推开后他又慌忙的跑过去,王俊凯没摔倒,反而站得很稳,脸色铁青的看着他,吼道:“你竟然敢推开我!”




那时候王俊凯的脾气还很大,他爸是军人出身,王俊凯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,受到的教育就是直来直往。




直来直往,没有多余的心思。




所以他也不知道易烊千玺为什么会推开他。




……






“叹什么气?”




王俊凯任他弄着,突然问。




易烊千玺还没从回忆里出来,他跟王俊凯差不多高,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你以前比现在难伺候多了……”




他猛然反应过来,却听见王俊凯说:“是吗。”




“一个高中同学……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。”




他的声音近在耳边,任谁也听得出他的意思。重逢和回忆来得迅猛而热烈,王俊凯显然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耿直的少年。




他只想赶紧把王俊凯送回家,然后回去,好好睡一觉。




他已经有点撑不住了。








“王先生?”




王俊凯显然已经回国有一段时间了,一名小区保安从保卫室里出来,认出王俊凯,犹疑着问:“王先生怎么了?”




“他喝多了。”易烊千玺回答他。




“这样……那我带你们过去吧。”




易烊千玺正要道谢,王俊凯说话了,他把易烊千玺推开一点,道:“你回去吧。”




“嗯?”




他继续说:“谢谢你送我回来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


小区保安适时走过来扶住王俊凯,“那我送王先生回家吧,前面那栋楼就是,不用麻烦这位先生了。”




“……好的,那我走了。”易烊千玺愣了几秒,然后对那保安笑了笑,点头转身。




王俊凯这才抬起头,眼看着他离开小区大门。时间有些长,小区保安提醒他,“王先生,走吧?”




王俊凯从保安的手中抽出胳膊,看着易烊千玺的车掉了个头消失,才转过身:“……走吧。”






电影还暂停在那,易烊千玺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心思了,他直接回了卧室,连衣服都没换,躺在床上就睡了。




却一夜没睡好。








第二天还要上班,易烊千玺昏沉沉的刚到公司,就被徐然叫去了办公室。




小陈也在,对易烊千玺笑了笑。




“你还好吧?昨晚喝了那么多。”




“还好。”




徐然接过话,“我看不怎么好的是你,你是一晚上没睡吗,黑眼圈这么重。”




易烊千玺不自觉的摸了摸眼睛,尴尬的笑了笑。




让两人坐下,徐然问易烊千玺,“你怎么没说过王俊凯是你高中同学?”




两家公司如果决定合作,王俊凯的名字估计是不能少听了。易烊千玺看了看小陈,回答道:“全世界那么多王总,我也没想到他就是王俊凯。”




“当时关系好不好?现在没联系了?”




易烊千玺不是职场小白兔,他大概明白徐然是什么意思,半真半假的回答:“当时……还行吧,后来没联系了。”




徐然敲着桌子,思考了一会,皱着眉说:“我跟上面反映了一下,公司想让你跟小陈一起跟这个案子。”




“不……”易烊千玺站起来,复又坐下,“徐总,我自己手头上的事还没做完。”




“你那个案子我知道,就剩结尾工作了,你下面的人能做好。”




确实能做好,可是……






星辰公司招标的方案是小陈做的,他这时候插进去,只是凭着跟王俊凯的关系,事情没做,却白白捞了好处。




徐然当然知道他的顾虑。




“让你加入,不是为了你自己。”徐然看着他说,“你和王俊凯认识,这是人脉资源,有资源当然要利用,公司需要达到利益最大化。”




“这是为了公司。”




当然是为了公司,可是,还有王俊凯……




如果徐然知道他跟王俊凯的关系,估计就不会让他负责了。


按昨晚王俊凯的态度,易烊千玺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出现是好是坏。








情不扰人人自扰。




大概是因为王俊凯的出现,搅得易烊千玺一晚上没睡好不算,也搅得他一整天心神不定。


快八年了。




他不想自欺欺人,八年了,他还记得王俊凯的生日,记得他的鞋码,记得他一切小情绪和小动作。那时候没有微信,没有微博,他们专门申请了两个小号,密码是彼此的生日。时至今日,易烊千玺小号的密码还是王俊凯的生日。




人家说每一次回忆都像是自伤,他每次登录进去看聊天记录的时候确实觉得全身都痛。八年来,他频繁的想起高中岁月,频繁的想起王俊凯……这个人。




这个人是他永远的初恋,却注定走不到永远。








忙了一个星期,星辰答应与这边合作,总负责人自然是王俊凯。




徐然高兴的很,万事开头难,只要定下来了,就说明两边对暂行的方案持认可态度,接下来的合作就轻松多了。




易烊千玺正以为能休息个几晚,被易清一通电话打破幻想。






“我的亲姐姐……”易烊千玺有些为难。




“停!”易清打断他,语气比他听起来还要痛苦可怜,“我的好弟弟……”




“不能让爸妈照顾几天吗?”




“当然不行!”易清在电话里咆哮,“爸妈要是知道我已经跟你前姐夫离婚了,一定会弄死我的!”




“可是我还要工作啊……”




“就几天,最多一个星期,”易清在那边保证,“这次实在推不掉,再不出差老板就要开掉我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千玺,”女人就是有独特的耍赖方式,她又换了一种语气,“跳跳那么喜欢你,整天在家里说想舅舅想舅舅,你连照顾他几天都不愿意吗?”




“……没有不愿意,”易烊千玺叹气,“好吧。”






跳跳是个四岁的小男孩,性格跟他妈妈像,人小鬼大的。不过长得特别可爱,从幼儿园里出来的时候有好几个小女孩围在他旁边。




“千玺!”大概是妈妈已经交待好了,跳跳一出来就开始找舅舅的身影,这会看见了,背着书包开心的往易烊千玺的身边跑。




易烊千玺也很开心,从小跳跳就跟他亲,这段时间太忙,也有很久没见了。




易烊千玺抱起他,食指点了点他的鼻子,“要叫舅舅。”




“千玺~”


小朋友肆无忌惮,还亲了他一口。




“小家伙。”易烊千玺笑着抱他上了车。




后座的儿童座椅已经安好了,小家伙晃着脚玩他的手机,奶声奶气地问道:“千玺我们回家吗?”




“回家,”易烊千玺开车走人,“跳跳晚上想吃什么?”




“我要吃虾,妈妈煮的虾太难吃了,我在家的时候都不敢吃。”




易烊千玺忍俊不禁。






因为堵车,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易烊千玺调出动画片,让跳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自己则进厨房做饭。




小心的将虾头去掉、尾部的筋挑出来,易烊千玺突然听见跳跳在客厅里讲话的声音。




“千玺,你的手机叫了!”




易烊千玺洗干净手出去,见跳跳握着手机,虎着一张脸在那边接电话。




“你好哥哥,我叫跳跳。”




“千玺正在给我煮饭吃呢。”




“哦!”




小家伙把手机递给他,“千玺,哥哥让你接电话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喂?”




易烊千玺看了看来电显示,是王俊凯。




“刚才是我姐的孩子……”




“嗯,”那边低声说,“你今晚没空了吧?”




“有什么事吗?”




易烊千玺一只手托住已经爬到他身上的跳跳,听见那边说:“没什么……工作上的事,明天再说也可以。”




“…等等,”易烊千玺捂住话筒,“跳跳,让这个叔叔来我们家吃饭可以吗?”




“可以!哥哥的声音好听!”






易烊千玺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,踌躇着开口问道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


“…没有。”




“那你要不要来我家,工作的事吃完了再说。”




“行吗?”




那边静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。”




易烊千玺给他发了地址,放下跳跳,继续回厨房做饭。






他本来准备做一荤一素一汤,想想又从冰箱里拿出一条鱼,兴许是潜意识作怪,那其实是王俊凯喜欢吃的菜。






王俊凯到了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在煮汤了,简简单单的西红柿蛋汤,前后用不了三分钟。




因为公司的事,他们总有机会要见面,之间已经没有重逢时的尴尬,但也还是不亲不近,礼貌疏离。




“来了?”易烊千玺让他进门,拿出鞋柜里的一双拖鞋,“以前给我爸准备的,你应该能穿。”




王俊凯点点头,换上拖鞋。




易烊千玺看他脸色似乎不太好,找话问道:“车停在哪了?”




“今天限行,我坐出租来的。”




易烊千玺哦了一声,带他走到客厅。




房子不大,但样样齐全,王俊凯扫了几眼,发现他还是像以前的习惯一样,想乱的地方特别乱,不想乱的地方很是整洁。莫名给人一种想亲近,想住进来的感觉。




除了小孩子的玩具,屋里看起来没有一点别人的东西。




他果然还是一个人。




王俊凯勾勾嘴角,摸了摸跳跳的头。




“跳跳,跟叔叔打招呼。”




跳跳站在沙发上,小孩子的眼睛特别清澈,看着王俊凯,郑重其事的自我介绍,“哥哥你好,我叫跳跳。”




易烊千玺看见他也一本正经的回复,“跳跳你好,我叫王俊凯。”




跳跳一点也不怯生,拉住王俊凯坐下问他:“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哥哥吗?”




易烊千玺忍不住再次提醒他,“跳跳,叫叔叔。”




跳跳撇了撇嘴,“哥哥~”




……易烊千玺回厨房继续做饭。








跳跳突然又靠近王俊凯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哥哥,我见过你。”




“嗯?”王俊凯当小孩子开玩笑,笑着附和他:“真的吗?”




“真的!”跳跳郑重点头,“可是我忘了在哪里见过了,我必须要想一想。”




还必须要想一想呢,王俊凯忍俊不禁,“好,那你慢慢想。”








饭桌上。




跳跳坐着高脚椅,两条小短腿晃悠晃悠的,等着易烊千玺给他剥虾。




小孩子每天吃虾的量是有控制的,易烊千玺给他分出一份来放进小盘子里,细细地给他去掉虾壳。又给他盛了一碗汤,将鱼肚子上肉剔出来,夹了两颗西蓝花,一并放在他前面。




易清一直不喜欢让给孩子喂饭,于是易烊千玺也只是语气放软,半哄着说:“一口菜一口饭,自己吃。”




“嗯嗯!”跳跳看着盘子里的虾点头,投身于自己的吃饭事业。




易烊千玺抽了张湿巾擦干净手,目光所及处恰好瞟了一眼王俊凯。




……他正看着一盘子的虾皱眉毛。




易烊千玺看了他几眼,终于忍不住开口,“…我给你剥?”








高中的时候王俊凯很挑食。




有时候挑食不是因为不喜欢吃那样东西,只是因为吃来麻烦。比如他虽然喜欢吃鱼但懒得剔刺,再比如他不讨厌吃虾但讨厌剥壳。




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


但在这些方面易烊千玺乐得迁就他。






虚拟世界里的人喜欢把两个在一起的男人按男女身份进行分工,男性自然照顾人,女性自然被照顾。但其实现实生活中两个男人之间是没有这种分工的。比如王俊凯和易烊千玺,他们同为男人,在一起之后还是两个男人,今天你心情不好我迁就你,明天我身体不好你照顾我。




唯一有些分工的大概就是,在感情方面王俊凯占主导,在生活方面易烊千玺占主导。




于是在日常琐事中,自然是易烊千玺照顾王俊凯比较多。






王俊凯恍若回魂,半垂的眼帘掀开,眼神深邃复杂地看了易烊千玺一眼,那一眼看得易烊千玺心头一紧。




“我自己来。”




“嗯…”,易烊千玺点点头,将湿纸巾推到他那边去,咬着饭粒说道:“你气色不大好……”是有什么事吗?




“是吗?”




王俊凯看似在认真剥虾,他脱了外套,只穿了一件衬衫,体态端正的低头坐着,接过他的话慢慢说道:“下午去相亲,有点累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易烊千玺动了动嘴唇,近乎无感的将饭粒咽下,“…那也很好。”




手上的动作停下,过了一会儿王俊凯才笑了一声,“嗯。”






一顿饭吃饭,没有再说多余的话,气氛莫名其妙的变得凝重起来。




易烊千玺收拾碗筷去厨房,留下王俊凯与跳跳待在客厅。




“哥哥,”小家伙从易烊千玺的房间里跑出来,手背在后面,神神秘秘地朝王俊凯跑过来,“哥哥,我知道我在哪里见过你了!”




“哪里呀?”




“你看!”小家伙把手伸出来,食指点着:“这个是你,这个是千玺,对吗?”




……




“……对。”




那是一张合照。






“你们两天天好的跟一个人一样,拍张照又怎么啦!就不能让我留一张两大校草的合照嘛!”




“…拍毕业照那天会拍的。”




“毕业照是毕业照,你们站近一点,我随便拍一张就好了,千玺~”




“行了行了,千玺,过来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笑一下嘛!”




“王俊凯你别扯我手…”




“耶——”






那是高三下学期,后桌的女生新买了个相机,非得给他们拍照片。易烊千玺一开始不愿意,被求得厉害只好答应。




他们两肩并肩站着,王俊凯的左手比了个耶,右手…右手在背后牵住了易烊千玺。




他们最终没有拍成毕业照,这张照片是他们唯一一张合照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易烊千玺这里。




“哥哥,”跳跳爬到王俊凯的腿上,“我就说我见过你吧?”




“嗯,”一颗沉了的心正奄奄一息地跳动着,王俊凯朝厨房的方向望了一眼,整理好自己的表情,对跳跳笑了笑,“跳跳能告诉我,这张照片你是在哪里找到的吗?”




“那!”跳跳得意地指着卧室,“就在千玺床边的柜子里,我看见他拿出来了!”




“跳跳真棒。”王俊凯看着照片笑着说。






这对王俊凯来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




大概就像他赶一架八点半的飞机,因为堵车,八点的时候他还在路上,但他就是不甘心,他不愿意错过这趟飞机。到的时候八点半已经过了,他原本心灰意冷,却意外发现,飞机晚点了。




也就是说,他还来得及。




这种意外感充斥着王俊凯的整个胸腔,它带动着心脏跳动,随血液一起泵到全身各处,感动得他四肢发热。




连眼眶都涨得发热。




他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放进西装的口袋里,小声叮嘱小家伙,“跳跳,我把照片拿回去保管几天,过几天就送回来,你不要告诉千玺,好不好?”




小家伙很犹豫,“可是这是千玺的……”




“你看,这上面有一半是我,说明这张照片是我跟千玺两个人的,他保管了这么长时间,现在该我保管了,对不对?”




小孩子心思简单,很快被他说服,弱弱的点头:“对……”




“那你会替叔叔保密的吧?”




“嗯。”




“跳跳真乖。”










并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,从易烊千玺的家里出来,王俊凯缓缓在路边走着,他今晚就是想见见他而已。




下午家里确实给安排了相亲,说是王父老朋友的女儿,刚从国外回来,跟他配得很,让他无论如何见一面。




王俊凯拒绝了。




他这几年都跟王父交流不多,去英国后没要家里一分钱。开始的时候一周打几份工,后来开始与几个朋友合资做生意,最苦最难的时候同伙人走了好几个,缺援手缺人脉缺资金,他一个人默默撑着,没找他父亲说过一句。




今天他毫不犹豫拒绝见那个女孩的时候王父沉默后问了他一句,他说:“你和那个孩子又见面了?”




王俊凯冷笑了一声,问道:“您就是因为这个才安排我相亲的?”




“俊凯,”那边叹了口气,没有军人的威气,显然一个垂暮老矣的父亲劝慰自己的孩子,“我跟你说过,他能放弃你一次,就能放弃你两次,你不要做重蹈覆辙的事。”




“爸,我八年前也跟您说过了,你们要做好我不结婚的打算,”他停了停,继续道,“与他无关。”






挂了电话,他失魂落魄的坐着。




怎么会跟那个人无关呢,即使是他先放弃,他也想跟他在一起。如果他挣扎,就将他抱住,他嘴说放开,就捂住他的嘴,他眼写嫌恶,就遮住他的眼……不论如何,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。




这样的想法,王俊凯想了八年。




他排除万难回了国,又处心积虑找到了那个人所在的公司。




计划安排好了一切,才敢与他相见。




除了工作,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去接触他。




他甚至在挂了父亲的电话之后,找了个拙劣的借口,迫不及待的想见一见那个“放弃了他一次”的人。






在一盏路灯下站定,王俊凯小心翼翼地抽出了口袋里的合照。




他就着昏黄的灯光,苦笑着、细细摸着照片里那人的脸。










收拾好一切,易烊千玺进浴室里洗澡,跳跳坐在床上跟易清打电话。




“妈妈!”




“诶,”易清在那边问,“今天乖不乖呀?”




“乖~”




“舅舅有没有给你刷牙洗澡啊?”




“有,”小家伙摸摸自己的牙齿,“已经刷完了。”




“真乖,”易清在那边笑,“跟舅舅在一起开心吗?”




“开心!”小家伙狂点头,“今天还有一个哥哥陪我玩呢!”




“哥哥?”




易清是知道易烊千玺的情况的,她内心深处就对与弟弟相处的男性比女性要更在意,“哪个哥哥?”




“一个叫王俊凯的哥哥,我还在千玺的房间里找到了哥哥的照片呢。”




王…俊凯?




是当初那个王俊凯?






易清在一时愣在电话那头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不知道为什么易烊千玺还没有放下那个人,也不知道他们又是什么重遇的。




直到跳跳喊“妈妈,妈妈”才把她拉回现实。




易清定了定神,交待跳跳道:“宝贝,待会舅舅洗完澡出来了,让他一定要给妈妈打个电话,记住了吗?”




“记住了。”




做姐姐的有些慌乱,害怕易烊千玺又走了歪路。即使八年来父母的态度已经有了松动,她却一直在坚持着,坚信某一天自己的弟弟能娶妻生子,过幸福生活。




易烊千玺从浴室里出来,替跳跳掖好被角,嘱咐他快点睡觉,擦着头发去卧室外打电话。




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,那边似乎一直在等着,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易清急切地问:“王俊凯回来了?”




“姐?”




握着毛巾的手垂下,易烊千玺有些意外,“你知道他出国了?”




易清愣了几秒,才惊觉说漏了嘴,“你有一次跟我说过的,你忘了吧?”




“没有,”易烊千玺的声音低沉冷静,显然不想装傻下去,“我敢保证,我没有跟你说过。”




“那就是我乱猜正好猜中了,”易清反应过来,显然更不想跟他说实话,只说:“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何必再跟王俊凯纠缠?”




他们现在已经纠缠不起来了。易烊千玺从客厅走到阳台,看着被霓虹灯覆盖着的整座北京城,只觉得无奈又冷清。




易清见他不说话,在那边叹了几口气,好声劝道:“如果现在你们还没有……”




易烊千玺打断她的话,突然问道:“姐,我能问一下,为什么你那么反对我和王俊凯在一起吗?”




“这是一条歪路,千玺,”易清回答他,“你为什么不能和普通男人一样,娶妻生子,过有人照顾多年后子孙绕膝的生活呢?”




“你和我姐夫结婚六年,生了跳跳,现在闹成这个样子,你幸福吗?”




“……我没什么不幸福的,”易清抓紧手机,“就算我的婚姻不幸福,我至少还有跳跳。你也很喜欢孩子,你和他在一起,你能有孩子吗?”




“姐,”易烊千玺突然笑了,他说,“如果我那时候可以和王俊凯在一起,我宁愿没有孩子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



挂了电话,易清坐着,久久没有动弹。




她一阵阵的心虚,从小到大,她都是属于比较强势的人。千玺的性格温柔,他们年龄差不大,多数情况下都是弟弟让着姐姐。




八年前她看着弟弟烧得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的时候,她没有内疚。




八年间她看着弟弟始终装着傻孤身一人的时候,她没有内疚。




她心里只有一句话:我这是为他好。






她极少与千玺交流,也没空去探索他的内心世界,自然不知道他对王俊凯的感情究竟有多深。




千玺大学的时候,催他交女朋友,他装傻说学习太忙,学生会的事太多,没空。




他毕业之后,想让他早点结婚,他装傻说先拼事业,成家的事有能力了再说。




后来连家里都熬不过他了,父母明里暗里提醒他,实在不行,只要能找个伴,他们什么都不干预了。




易清却不这么想,她认为一个男人,最后都拒绝不了一个温柔的女人。她与跳跳的父亲是相亲认识的——她似乎不太相信真爱这件事。




直到今天,她才在想,她是不是做错了?








易烊千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跟易清有所疏离,他依旧尽情尽责照顾好自己的小外甥。




但他也确实很忙。




下午与乙方开完会,易烊千玺要赶往邻市确定一下原料生产,前后差不多要四五个小时,也就是说他接不了跳跳放学了。




他跟在王俊凯后面嗫啜了好久,才终于说出了口。




王俊凯反倒没有犹豫,立马答应了。






易烊千玺给幼儿园老师打了个电话,说明今天去接跳跳的会换一个人,也让她提前跟跳跳讲一下,随后把幼儿园的地址和放学时间发给王俊凯,又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他。




王俊凯带小家伙去吃了饭,吃完饭又带他回了易烊千玺的家。




跳跳很喜欢王俊凯,跟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又开心的提起了哥哥。




跳跳把手机递给他,“哥哥,妈妈跟你讲电话。”




王俊凯犹疑了一下,接过电话,那边说:“今天谢谢你了,王先生。”




王俊凯也客气的回应,“小事而已,不用谢。”




两边沉默了一会,王俊凯挑了挑眉,听见那边突然说:“问一个不礼貌的问题,你和千玺在一起了吗?”


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


“那你现在帮他,是因为还放不下他吗?”




王俊凯没有说话。






又默了一会,易清越发严肃,“王先生,后天我回北京,到时候我能跟你聊一聊吗?”




王俊凯答应,“好,我会去的。”








王俊凯并没有将与易清打了电话的事情告诉易烊千玺,他到家的时候跳跳已经睡着了。




王俊凯给他开门,很自然的替他拿过包,接过外套,帮他倒了杯水。最后易烊千玺进了浴室,他才关上门自己开车走了。




躺在床上的时候易烊千玺才想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心里有想法,才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变得亲近。








王俊凯确实成熟了不少,这是易清见到王俊凯时的第一想法。




他们约的是个高档的咖啡厅,易清到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等在那了。他端正体面的坐着,全然一副成功男士的样子,怎么也跟当初那个和千玺约着私奔的那个小男生不沾边。




王俊凯替她拉开椅子,又自主点了两杯咖啡,道:“这一种是店里的特色,我冒昧帮你点了,希望你喜欢。”




做的滴水不漏。




易清点头,跟他寒暄了一会才步入正题。




“你也猜到了,我今天找你出来,是想跟你聊聊你和千玺的事情。”




王俊凯笑了笑,“自然。”




“这些事我本来也不想说,但是为了千玺,我还是想跟你解释一下。”




王俊凯始终看着她,却确实不知道她要解释些什么,于是皱着眉,“你说。”




咖啡很快就送上来了,易清搅弄着咖啡,抿了一口,良久才道:“你一定想不明白,为什么当初你父亲会知道你和千玺之间的关系吧?”




王俊凯握着勺柄,面色沉重。




“是我说的。”




易清抬起头,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“当时我大学放假回家,不知道是看见了千玺的日记本还是什么…我忘了,总之我知道了你们的关系。”




“我几乎没有犹豫,当时就告诉了我父母,之后又找到了你父亲。你父亲是个人物,我很容易就找到了他。”




“所以……”




易清打断他,“你知道当时我知道你们准备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?”




她都不等王俊凯回她,继续说:“幼稚。两个男生,为了所以的爱情想离开家,离开父母,高考也不考,不幼稚吗?”




王俊凯紧握着勺柄,手渐渐发力,青筋可见的泛起,冷着声音说道: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会这么做。”




“呵呵,”易清耸耸肩,“可能是我错了吧。”






“那天我们把他关在家里,他想了很多办法出去,但是出不去。他还给你打了电话…第一个电话,是你父亲接的……”




勺子从手中掉落,咖啡洒了一手,王俊凯的呼吸变得急促,额头上的血管哒哒哒的狂跳。




“没错,是你父亲接的。”易清替他抽了一张纸巾,“我们没收了他的手机,他用的家里电话,有分机…我听见你父亲说,你被他打得半死,别说走,就连站都站不起来。”




他并没有被打,王俊凯动了动嘴唇,觉得腿脚僵硬的不行,后背一整片的发麻,心口爆炸式的疼。






“我看见千玺哭了,他从小到大都哭的很少,他永远都是那样,我时常欺负他,他也笑呵呵的,觉得没关系。”




“哭完之后,他又给你打了个电话,第二个电话是你接的,你也知道他说什么了。”




他说…他说我不跟你走了,我们分手吧。




他记得父亲把手机递给他,等他打完电话,接他回了家,之后送他出国,一切自然而然。




“你走之后他烧了两天,烧得迷迷糊糊的掉眼泪,之后清醒过来了,继续读书,参加高考,也没怪过我们一句。”






王俊凯扶着桌子站起来,他已经听不下去了,想离开却又发现脚步动不了。




头变得生疼,像要爆炸一样,他替自己难受,更替易烊千玺难受,但这场事件里的人,包括易清,他又都怪不了。






易清也站起来,朝他鞠了一躬。




“这些事我原本是没想说出来的,但是现在…我觉得可能是我做错了,所以我必须给你一个解释,也向你道歉,对不起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千玺是我的弟弟,我打心底里是想他幸福的……不管你信不信。他没有放下那段感情,如果你也没有,请先劝好你的家人,再去找他吧。”








王俊凯跌跌撞撞地从咖啡厅里走出去,他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,直到手不再发抖,才离开那里。




他把车开到易烊千玺的小区外面,又坐了许久,最后脸上一片湿润,爬满了泪。




他当时该有多难过,他想,这八年他又是怎么过来的。




他回了一趟王父的住处,跪下来,明明白白的说清楚了。这些年他是怎么想的、怎么过的、有没有忘记过易烊千玺。




“不然,我真的让您打一顿吧,”他说,“打完之后我就要去找他了。”




王父从头至尾坐着,没有说一句话,直到他起身走了,才站起来,断断续续说了句,“对不起。”








送走跳跳之后,易烊千玺重新收拾了一下房间。




之前因为小孩子在,一些有危险性的东西全被他收起来了,如今又得一件一件的翻出来。




可是奇怪的是,他跟王俊凯的那张照片好像不见了。




那张照片是易烊千玺从后桌女生那里求过来的,底片已经删了,那女生想留个纪念,还迟迟不想给。






怎么会不见呢?易烊千玺翻遍了整个家里的柜子、抽屉,还是没找着。




家里没什么外人来过,就跳跳来住了几天,王俊凯来过两次。




易烊千玺给易清打了个电话,跳跳在那边支支吾吾的说:“我…我不知道。”




易烊千玺很严肃,“小朋友不可以说谎的。”




最后跳跳还是撑不住,把王俊凯给招了。






易烊千玺挂了电话,怅然若失。




他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要拿走那张照片,但他实在也想把那张照片拿回来。




他想了想,还是给王俊凯打了电话。




王俊凯的声音很低,听起来也很憔悴,却笑笑说:“你现在能出来一趟吗?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你出来一下,我带着照片。”




“……好。”








易烊千玺开着车,停在了很远的地方,他一步步地朝那个地方走过去,那个他八年前约好要去却没去的地方。




那是一个广场,这几年变得很好,新做了个喷泉,晚上有一些小孩大人、卖零食气球的、还有来跳广场舞的。




他慢慢地走到王俊凯的面前。






“怎么……来这了?”




王俊凯对他笑,看着他说:“那时候,其实我来了。”




“什么?”易烊千玺睁着眼,满是震惊。




“那天我在这里等了你三个小时,后来接到你的电话,我才被我爸带走。”




“我……”易烊千玺提高音量。




“我都知道,”王俊凯朝他走近一步,“我都知道,你不是故意不来的,我知道。”




他的眼眶泛红,忍不住再向他走近一点,忍不住想抱他,“对不起,是我没有坚持住,我不该留你一个人在这里……”






周围依旧人来人往,有几个小孩子在他们旁边围了一会儿,又各自被父母拉开。




易烊千玺低下头,苦笑了一声。然后抬起头,也向前走近了一步。




他们已经离的很近了。




易烊千玺伸出手,抚过他通红的眼睛,“是我放弃的太早了,我不该放弃的那么早,我后悔了。”




王俊凯笑着握住他的手,“那你还愿不愿意,跟我再走一次?”




同样修长挺拔的两个男人拥抱在广场中央,行人依旧来来往往,四周还是喧闹嘲杂。




似乎有人听见一句。






“我很愿意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493)